【新闻中心】

总 经 理:李 攀 
销售电话:188 7112  2599

销售经理: 李 猛 
销售电话:189 0866 5555

销售经理: 陈菲菲 

销售电话:173 7155 7777

办公电话:3330988 
图文传真:3325250
销后服务:3658777

垃圾车、吸粪车、吸污车改变过历史却改变不了现状

更新日期:2013/9/30  来源于:www.jl-qc.com  作者:骏龙汽车  点击次数:

湖北随州骏龙 在上次的“天兔”来临的下雨天我在大巴上思索出(吸污车、吸粪车、垃圾车环卫工人拯救不了地球了)的感想,垃圾车、吸粪车、吸污车改变了时传祥那个时代之后的历史,为我们的城镇化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,但是我们可爱的人类太厉害了,我们制造的垃圾已经远超出了它们的想象,垃圾围城的问题是他们解决不了的问题了!事实胜于雄辩,我们先来看看一些资料:

一、垃圾已掠地,四面楚歌声

就垃圾填埋而言,现在的广州已不堪重负。

记者曾在去年12月底探访了广州番禺区“著名的”火烧岗垃圾填埋场,几乎每隔几分钟就有一辆充满恶臭的土方车进厂出厂,沿途还有不断散落的黑漆漆、不可名状的秽物。该厂一位李姓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我感觉现在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,最终垃圾的出路百分百还是焚烧,但垃圾分类是前提。”据了解,现在已经45高的垃圾山,至多再用5年时间就到60,而60是这个场子的极限,到时火烧岗就得封场。

广州的“垃圾困局”是中国大多数城市的缩影。今天中国除县城之外的668个城市中,有2/3的城市处于垃圾包围之中,全国城市垃圾堆存累计侵占土地超过5亿平方米,每年的经济损失高达300亿元。全国城市生活垃圾累计堆存量已达70亿吨,在城市的周边形成了一个个垃圾堆甚至“垃圾山”。

中科院能源所特聘研究员沈剑山表示,全国1/4的城市已基本没有垃圾填埋堆放场地。垃圾围城问题虽早就提出过,但一直没得到有效解决,很多城市都在垃圾处理问题上走了弯路,当时只是简单堆放、填埋,给日后发展埋下了隐患。堆积如山的垃圾如一颗巨型“炸弹”,潜伏在城市地下。因此,对正处于快速发展中的广大中小城市,如果不解决好这个问题,将会使城市的进一步发展变得步履维艰。

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主任陈永表示,北京目前日产垃圾量为1.84万吨,现有的垃圾处理设施日处理能力仅为1.04万吨,垃圾处理设施全部超负荷运行,超负荷率达到67%。最多再过四五年,垃圾填埋场将不堪重负,垃圾无处可填。

因垃圾焚烧项目遭遇群众强烈反对而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广州,同样面临严峻的“垃圾危机”。自1999年以来,广州生活垃圾总量十年翻了一番,目前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近1.8万吨,进入终处理的仍有1.2万吨。这个数字每年还在以5%7%的速度在增长。

“现有的两个垃圾填埋场最迟将于2012年填满封场。如果不兴建新的垃圾处理设施,最多再过两年,广州每天将有1万多吨垃圾无处处理,正面临‘垃圾围城’的巨大危机。”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吕志毅接受采访时说。

目前,几乎全国各大城市都面临同样的窘境。深圳市日产垃圾已超过12000吨,其焚烧处理率逾43%,土地紧张比广州更为严峻。每天产生生活垃圾4500吨的南京市,现有的水阁、轿子山和天井洼三个填埋场,即将饱和封场。其中,天井洼填埋场已严重超负荷运行,如不兴建新的垃圾处理设施,南京江北地区产生的千余吨生活垃圾将无法消纳。

在珠三角地区的一些镇区,垃圾无处处理的困境也日渐凸显。在东莞市虎门镇,这个曾经因林则徐禁烟而闻名遐迩的工业重镇,如今已垃圾成山。位于虎门镇大岭山林场的垃圾填埋场占地160亩,现如今按珠江水面为基准测算,“垃圾山”已高达82

二、垃圾焚烧:民情汹涌

从北京六里屯到上海江桥,从南京天井洼再到江苏吴江,最近几年,“遍地开花”的反垃圾焚烧抗议活动,使得各地垃圾焚烧项目环评要取得公众同意,几乎成了无法逾越的“鸿沟”。环境评价需要公众参与,周边群众反对,环评几乎不可能通过。在南京天井洼垃圾焚烧发电项目遭遇强烈反对后,南京市市容管理局局长张东毛表示,现在的处境是垃圾焚烧推不动,但更糟糕的是,“我们实在拖不起,拖的结果只能是全市人民的生活环境都将受到影响。”

曾任环境保护部政策法规司司长的杨朝飞透露,当前我国环境形势面临一个新的特点是环境风险上升,环境事故频发,群体性事件增多。杨朝飞说,在局部环境有所改善,整体环境仍在恶化的大背景下,我国环境复议案件数量急剧上升。“预计在今后一段时期,复议案件还将呈快速上升趋势。”杨朝飞说,目前,环保问题排在当前全国群体性事件十大原因的第九位,因环境污染引起的群体性事件的增长速度排在第七位,其年增长率为29.8%

二恶英一直是垃圾焚烧厂之争的焦点。它是国际公认的一级致癌物,毒性相当于砒霜的900倍,而垃圾焚烧就会产生这种物质。也正是出于这种担心,北京六里屯、上海江桥、广州番禺等地居民,都以群体性事件的形式来反对建设垃圾焚烧厂。

中德董事会主席陈泽峰认为,现在控制二恶英的技术已很成熟,只要控制温度、时间、湍流度,让烟气在850以上炉膛中停留超过两秒钟,二恶英基本可以消除。2010527,国家环境分析测试中心对富乔出具了检测报告:其二恶英排放为每立方米0.034纳克,不仅低于1纳克的国家标准,还低于0.1纳克的欧盟标准。

虽然技术成熟,但是问题也是存在的。目前全国运营的80多座垃圾焚烧发电厂,不止一次被曝超标排放。能否有效约束企业,是公众一直以来的疑虑之一。

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徐海云告诉记者,目前国内已建垃圾焚烧厂有两种不良倾向:一是有些地方花巨资引进先进设备,运行管理水平却很低,导致排放不合格。二是有些企业“挂羊头卖狗肉”,打着垃圾焚烧的招牌,实际搞的是国家明令禁止的“小火电”。徐海云认为,出现上述问题,并非意味着垃圾焚烧厂无法有效监管。徐海云建议,政府和企业严格履职,增强公信力。

三、广西横县:破解“垃圾围城”的县域样本

当前,不仅北京、广州等大城市面临“垃圾围城”的严峻形势,不少中小城市也深受这一问题困扰。半月谈记者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横县采访了解到,经过10年探索,这个县逐步建立起覆盖城区的垃圾分类、搜集及处理网络。目前,逾七成垃圾实现了循环利用,收获了环境优美、经济发展、社会和谐三大成效,为破解“垃圾围城”难题提供了一个真实样本。

10年探索带来小县城的环境大变化

横县地处广西东南部,人口115万,县城面积16.3平方公里,城区人口10.2万。由于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,横县成为全国最大的茉莉花生产和花茶加工基地,被国家林业局、中国花卉协会命名为“中国茉莉之乡”。

然而长时期以来,由于垃圾处理工作不力,横县城区一直“香”不起来。横县环保局副局长陈洪为介绍,随着上世纪90年代横县经济社会发展驶入快车道,“城区人口逐渐增多,商品流通日益频繁,垃圾也就多了”。这一时期,横县城区的生活垃圾日产量由之前的10多吨猛增到六七十吨,并以每年约5%的速度增长。

在横县环保部门工作了20多年的陈洪为说,以前环卫部门都将垃圾直接拉到农田,用作肥料,“但随着垃圾成分逐渐变得复杂,越来越多的农民不愿意接受这些垃圾了”。

横县环卫站副站长何锋介绍:“那时候每天清扫出来的垃圾我们都不知道放哪里,只能拉到偏远的山沟里进行简单填埋。”后来,随着垃圾量的增多,大街上到处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垃圾。“有时候实在看不下去了,就放一把火烧掉。”何锋说,这个原本依山傍水的小县城,那时被垃圾搞得一团糟。于是,如何处理日益增多的垃圾成为横县面临的头疼问题。

1994年,经国家教委(现教育部)和广西壮族自治区教育厅推荐,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(IIRR)与横县签订协议,IIRR5年时间在横县推行“旨在提高农民生存技能和基本素质”的“平民教育”。

时任IIRR项目中国部协调员的张兰英说,当时正饱受垃圾处理困扰的当地环保部门找到IIRR项目组,求教菲律宾先进的垃圾处理经验。最终,他们将垃圾处理工作纳入合作范围,并于2000年正式启动了这一项目。

10年的垃圾处理探索,使横县城区发生了很大变化。记者看到,这里的街道清扫得干干净净,许多居民住宅门口都摆放着用作装垃圾的塑料袋或塑料桶。塑料、玻璃等不可回收垃圾归为一类,水果皮、蔬菜梗等生活垃圾归为另一类。整洁的环境现在已成为吸引外商投资的名片。目前,横县已形成茉莉花交易市场、原料茶交易市场、成品茶市场等三大交易市场,来自福建、云南、贵州、湖北、浙江、安徽等地的茶商云集于此,三大市场每年的成交量约5万吨,交易额达13亿多元。

湖北随州骏龙垃圾车、吸粪车、吸污车曾经改变过历史,却改变不了现状!我们又怎样才能解决垃圾围城的灾难了?